位置:坏男人网 > 探索发现 >

云南野象是个神出鬼没的“暗杀者” 报复心极强

来源:www.94hnr.com2016-06-10 11:32作者:youyou

云南野象是个神出鬼没的“暗杀者” 报复心极强

   如果你是外地游客,千万不要以为遇到亚洲野生象是幸运,你甚至得想想,该如何避开它们。因为最近,它不仅连杀了2人,还大摇大摆地到镇上抢吃的。有着21年野生资源保护工作的勐海县林业局副局长周云华说:“100米以内,大象若要攻击你,如果没有武器,基本无救;200米以内,成功逃脱的人堪比刘翔”。

  真正被大象追杀过的人,一定不会认为这是一句耸人听闻的话。周云华自己就因为勘察现场被大象追杀过两次。所幸,陪同的民警带了几条防暴枪。

  5月30日,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,周云华首次揭秘为何无法对野象进行定位跟踪,实现科技监控,且“大象杀人时,并非外界想象的噼里啪啦就来了,而是像一位暗杀者,悄无声息”……

  两次遭追杀,依靠防暴枪才逃生

  周云华最近很忙,一会儿回县里开会,一会儿下乡部署工作,深蓝色T恤的领口穿得有些油,皮鞋上也沾满了灰。

  如果不是勐海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海全介绍,没有几人知道眼前这位不停看着手机,眼里布满血丝的人就是林业局副局长。

  周云华很忙的原因,就是那群令人又爱又惧的亚洲野象。他的微信不时叮叮咚咚,也是因为这群家伙。

  和野生象打交道多年,周云华认为,最安全的逃生方法只有一种——“不要碰到”。“这不是开玩笑,而是我亲身体验了两次被野象追杀后的感慨,野象的叫声,我保证你听了后一辈子忘不了。”他说。

  那是2015年6月26日,一头2岁和一头4岁的小象跟随象群来到勐海县勐阿镇勐康村委会觅食。或许是对农药不了解,两头小象离开向群,来到一片甘蔗地。这里的甘蔗,几天前才打了农药。

  亚洲野生象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听说同时死了2头,周云华心头一紧,立即和森林公安立即赶了过去。

  “勘查现场,我们还是有讲究的。东西两边必须有人放哨,周围有公安提枪预防。”周云华向封面新闻(thecover.cn)记者介绍,那天刚好是中午,一行人赶到寨子时,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刚从山上下来,“一个二个脸色苍白,全身发抖,他们是被大象撵下来的,劝我们千万不要上去”,但是没法,一行10余人安排好角色后,还得继续向山顶进发。

  那是一个“V”字形的山梁,死去的两头小象在东面,一行人刚到山顶,远远就看见西面山顶上有一只成年母象翘着鼻子,恶狠狠地盯着这边。

  “因为只发现了一头大象,所以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,东西两侧安插人放哨,其余民警持枪把守,防止隐藏在树林里面的象群来袭。”周云华回忆,安排妥当后,他第一个上前拍照记录,没想到,刚照了两张,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野象的怒吼,转过身来,对面山上的母象发疯般冲下山坡,“完全不是跑的,是急速滑下来的,那是要把我们置于死地的速度,一眨眼就到了半山腰”。

  “快跑!”一行人迅速按照事前预定的逃跑路线朝斜45度向山上逃去,母象追到距离小象尸体仅有几十米的地方后停了下来。在等待了足足一个小时候,这只母象缓缓转身离去,再次退到对面山坡。

  “对面山坡距离这边200米左右,确定比较安全了,我们再次回到小象尸体附近。”周云华说,这次也是只呆了不足一分钟,母象又发疯般冲了过来。但这次母象并没有怒吼,而是悄无声息地跑下山,并且向他们持续杀来。

  眼见只有几十米距离了,7、8名民警迅速打开防爆枪保险,一齐向大象放枪,在7、8颗催泪弹的威力下,大象只得转身逃走。

  首度揭秘,野象其实是“暗杀者”

  事实上,相较于西双版纳景洪市和勐腊县,勐海县的野象数量是较少的。来自西双版纳州林业局的数据显示,目前全州的野象数量已达279头,而勐海县境内只有15头。

  但这15头野象,近年来,可谓频繁肇事,不断杀人。当地人提到有人被野象踩死,觉得“习惯了,很正常”。

云南野象是个神出鬼没的“暗杀者” 报复心极强

  那么,这些杀人凶手在动手前,难道就毫无征兆么?

  周云华介绍,除非是野象面对面向人发起攻击时,能看到它的耳朵竖起来,鼻子翘起来,若是在森林或者甘蔗地里,“那是悄无声息毫无征兆,像暗杀者一样”。

  “大象的脚上有厚厚的肉垫,走起路来悄无声息,就算踩在甘蔗地上,你也听不到噼噼啪啪的声音。那些在甘蔗地劳作的人,就是这样被大象杀死的。”他说,“等你看到它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”。

  “你以为大象体重达到四五吨会很笨重,根本跑不动是不是?告诉你,只要是100米以内,如果你手上没有武器,它要攻击你,基本无救;如果是200米的距离,能逃脱,说明你跑得真快,你是刘翔。”

  周云华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正是对野象的这种了解,每一次到村里宣传,工作人员都会反复强调,逃跑的时候,一定要向开阔地跑,这样可以看见大象的攻击路线,有逃脱的机会,“千万不能往森林或是荆棘丛中跑,更不能爬树、爬竹子”。

  他说,这些年不幸遇难的人,一部分是因为逃生经验不足,另一部分则是对大象的防范意识不够,“比如5月14号遇难的木某某和22日遇难的朱某某,都是因为撤出危险区后,再次返回遭遇不幸”。

  “其实对于我们这种长期与野生动物打交道的人来讲,我们很难过,一方面为百姓遭受野象攻击去世而痛心;另一方面,又不得不保护野象。”他感慨,政府部门现在唯一能做好的是尽力去预警和防范,祈盼群众能全力配合,“我们管不了大象,但希望能把人安顿好”。

  无法实现科技跟踪,麻醉25分钟就会死

  周云华的这番话说出来,也许很多人会有疑惑:野象伤人杀人这么多年了,难道,就没有好的办法对它们进行实时监控吗?或者,就不能开辟专门的场地进行喂养吗?对于这些疑惑,周云华有点无奈。

  “给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。”他说,“要监控一头野象,比如在它身上安装定位器,需要对它进行麻醉,而目前国内的麻醉剂,没有实验证明最合适的剂量,大家都不知道用多少。如果使用美国麻醉剂,它的效果只有25分钟,超过25分钟,野象就会因为体重太大,压迫心脏而死。”

  “同时,麻醉一只野象后,其他野象会对人群起而攻之,根本无法保障安全,西双版纳州森林公安救治几只手上的小象时,就遭遇过群象的攻击。再者,25分钟过后,需要马上使用清醒剂,但清醒剂注射进去,大象瞬间就能起身活动。我刚才说过,如果没有武器,100米以内大象要攻击你,只有死路一条,更别说被你放倒的这只象,报复心达到到了顶点。”。

  周云华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目前对于大象的监控,政府已经做到了从村民到村民小组、村委会、林业站、乡政府和县有关部门的联动,能基本能掌握这群大象的主要活动范围,并能根据他们的行动提前预判会出现在哪个村寨,“如果群众能全力配合,安全还是有保障”。

  至于喂养野象,他认为县一级政府暂时还没有这个财力。“你想想,一头大象每天最低的食量是300斤,15头大象就是4500斤,本来土地就稀少,上哪儿去种那么多玉米甘蔗?就算能满足这15头,那么,全州279头野象呢?它们一天要耗费多少食材,一年四季又要耗费多少?”

  周云华认为,要处理好人与象的关系,更高一级的相关部门还应再加大人力财力的投入和专项研究。

  “总之,我是不太敢和野象面对面接触的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• 今日热点
  • 一周排行

名人资料

更多